当前位置:主页 > 书报刊精英 >
书报刊精英
书报刊精英
中国书报刊收藏精英:苗世明
2017-04-10 17:56

  

\

 

  苗世明的集报人生

  赵永芳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在山西左权这片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的红色热土上,勤劳、智慧的左权人民,自强不息,不畏艰难,以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新时期伟大的“太行精神”。其中就有这样一位与众不同的忠实践行者,他以高度的自觉和自信致力于新时期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以拳拳之心创新理念,传承文明,为实现文化强国而尽一己之力。说起他集报的人生经历,真可谓是:极其平凡而又极具传奇。

  他叫苗世明,1955年出生于左权县一个名不见经传、户不过百家的偏僻山村——原庄村。家境贫寒,没有任何背景,更没有可说道的来由。但是,他那股求学进取、不甘居后的倔强劲,却为人所赏识。或许是命运的眷顾,使他幸运地成为当时令众人所梦寐以求的机关职工。为此,他十分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在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积极肯干,成绩突出,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不过,说起他小有名气的今天,人们有些意外却又在预料之中。因为这一切都基于他的敬业精神,本职工作如此,业余爱好也不例外。他就是在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利用“闲暇”苦心专注报纸收藏和研究。虽说是业余爱好却对本职工作十分有益,甚至是整个人生都受益。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凭着特有的业余爱好,他历经艰辛40多年,现已收藏古今中外报刊6万余种,110万余份册,其中不乏存世的珍品和极品。而今,他创办的“藏报博物馆”,已成为新时期独特靓丽的文化景观。

  梦想求知

  往事不堪回首。

  那是1970年,他才14岁,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就结束了学习生涯,从此,就离开了求知求学的殿堂——学校,走向社会。扛起锄头,担着筐子和社员们一起进了田间,奔波在田塍之上。但强烈的求知欲在他幼小的心灵上阵阵冲动,烈日和汗水并没有使他有退却之念,相反却成为他默默自学的动力源。可穷得叮当响的家境,哪里有闲钱供他购买学习资料呢?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求知求学“疑无路”之时,一个偶然使他发现了“又一村”——抄报。就这样,村大队办公室仅有的一份《山西日报》成了他自学的最好教材和求知的唯一途径。抄新闻,抄社论,整版整版的抄写,几年下来,百页一本竟抄写了四百多本。这一散装的百科全书,的确能使人学识见长:据了解,他撰写的新闻稿件曾多次见诸于报端。自然而然,不得不让他周围所有的人刮目相看。每当谈及自己的自学经历时,他都会不无感慨地说:“没有进学校学习的机会,并不等于不能学到知识;没有文凭,并不等于不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报纸就是我无声的老师,没有围墙的学校。报纸使我增加了知识 ,广交了朋友,开阔了视野,陶冶了情操,抄报抄出了我的人生之道。”

  是啊,要说与报纸的缘分,就连他自己也难以说得清……

  经历过那经济不发达、物质匮乏的年代的人都知道,因为无处挣钱,只好以物换物。人们换着吃换着喝是常事。可换报纸,确实让人觉得有点怪异。唉,“世间无奇不有。”这话一点没错。苗世明的行为举止就为这个怪例作了最好的注释。那时,他不满十六岁就挑起了养家的担子。为了多挣工分,只得背起行李到距村二十多里外的公社农场劳动。那年月出门在外,自然不比家里,更何况,到公社农场劳动是个谁都不愿去的苦差事。在他来说并不算苦,倒是有一种见了“世面”的感觉。诚然,无论走到哪里、环境怎样改变,他心中已有的那份对报纸的至爱却无法改变。一次,人们在闲聊时,无意中提到:“听说农场附近,某村民家里有一张早年的旧报……”大伙对此却不屑一顾:“噢,原来是一张旧报,我以为是多么值钱的东西哩。”而此时此刻,唯有他一听到“报纸”两个字,便有些魂不守舍、心向神往了。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吧!一心想得到,又谈何容易?为了弄个明白,他曾多次到村里、还有那家打探,结果确有其事。但几次前往却都空手而归。没办法,好在那家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儿子,他只好与人家多接触,耐着性子,经过近半年时间的相处,终于感动了同龄人,为同情,不,为了成他的集报之美。那家与他同龄的青年,多次劝说自己的父亲,最后竟无偿地将报纸送给了他。当时如获至宝的他感动、激动的真不知说什么好了,心想:“古人曰:‘来而不往非礼矣’”。看着眼前比自己家还贫穷的家境,竟不顾数九寒天,将身上母亲刚给他买来御寒的毛衣脱下,执意送给同龄的青年。他将报纸揣在怀里,心里犹如春天般的温暖,如愿返回时,一路狂奔……这张左权早期出版的“全力生产报”,至今在他收藏的左权报中,从时间上讲仍没有突破。

  自此,开始了他漫漫的集报之路。生活中的他就是这样与报纸如影随形,不离不弃。他常说:“今生,是“求知”做媒,让我与报纸结下了不解之缘、难了之情,”

友情链接


网站备案ICP证:鄂ICP备05008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