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园地 > 书报刊珍品 >
书报刊珍品
爱德华·蒙克 在时钟与床之间
2017-08-18 00:27

  正在旧金山现代博物馆展出的是2017夏季好展“爱德华-蒙克:在时钟与床之间”(Edvard Munch: Between the Clock and the Bed),展览将持续至9月9日。

  展览展出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创作于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40年代之间的作品大约45件,艺术家最后一个重要的自画像《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是展览最重要的作品,与其他作品共同探讨了艺术生涯中不断重现的特定主题―爱情、死亡、疾病、情绪波动和死亡命运,展示了一个像他所处的时代一样充满变革的蒙克。

《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

《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

  这件作品是艺术家在做最后的道别。1944年1月23日,爱德华・蒙克于奥斯陆附近的艾可利安静地离开人间,留下了约1000幅油画、1.54万幅版画、4500幅水彩和素描、6件雕塑作品,以及诸多笔记、文章等文字资料。艺术家个人的不幸,却是艺术史的大幸。今天,蒙克的头像被印在了挪威最高面值1000克朗的流通纸币上。

  1892年,29岁的爱德华・蒙克应邀参加柏林艺术家联盟在11月份举行的画展。他苦涩的绘画风格成为了争论对象,《病中的孩子》引起激烈的议论,因此在德国一举成名。画展在一星期后结束,蒙克成为了柏林文化圈的一员,成为在这个时代著名而又充满争议性的人物。


《病中的孩子》

  之后的1893年,他创作了著名的《呐喊》,展览还包括《日落下的黯然,绝望》它是《呐喊》最早的版本。该画的构成与《呐喊》极为相似:无论是画中血色的天空、蓝绿色的湖泊及风景,还是桥上的三人。

《日落下的黯然,绝望》

《日落下的黯然,绝望》

  展览展出的作品跟随艺术家从一个未来无限且具有自我意识的青年到一个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老者的脚步探寻艺术家的一生。通过艺术家的自画像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从早期用粘稠厚涂笔法创作的青年《自画像》到《手持香烟的自画像》,蒙克使用充分稀释的油彩和扁平的刷子创造了一个烟雾飘渺的光面,让白底画布成为着色表面的一部分,这种绘画技巧在19世纪90年代并不典型。在《得西班牙流感的自画像》中蒙克将并没有患病的自己描绘成遭受这种疾病折磨的人。他的自画像从只塑造自己到开始迎合外界。

《自画像》

《自画像》

《手持香烟的自画像》

《手持香烟的自画像》

《手插口袋的自画像》

《手插口袋的自画像》

  为什么我与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生来受到诅咒?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个世界?笼罩在他家族中的肺结核病和精神病是蒙克摆脱不掉的精神煎熬。看蒙克的作品,透过他的风景、肖像及自画像,深刻的感受到那种对生的不安与爱的焦虑以及对死的恐惧。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个健康心灵的图式,而像是一个精神病人的呻吟和绝唱。

《忧虑》

《忧虑》

《嫉妒》

《嫉妒》

《灰烬》

《灰烬》

  蒙克作为表现主义的先驱者,在他焦虑、恐惧、不安与畸形的爱欲状态下,将创作的主体与自己的感情紧密的联系起来,由此开辟了进行神秘与象征表现的先锋之路,这也是时代赋予他的使命。蒙克不是主观的选择一场革命,只是他的灵魂选择了一条合适他的本质的表现方法。不论是作为一个艺术家还是作为一个人,蒙克的心灵早已与普通人不同,他的心属于他个人的心灵世界,一个受到极度伤害而恐惧、绝望的世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网站备案ICP证:鄂ICP备05008202号